花尘

长命百岁苏沐秋
修伞 不逆
我的cp是甜甜甜!

【修伞】【七夕贺文】你不可辜负

修伞/叶苏

叶修x苏沐秋

清水短打 小甜饼

春卷是助攻

 

 

ooc!ooc!ooc!

 

北方人写春卷ORZ真的不知道怎么写所以…如果有错误的话还请多多谅解

 

后半段画风突变!突然逗比请不要打我

 

我写的真的是糖,相信我

 

时间轴 世界邀请赛之后

 

对沐秋的这十年私设很多,但后文有交代不会影响阅读√

 

老叶恋爱神经迟钝设定

 

一句话里有喻黄

 我要被排版弄死了为什么编辑时和正式发出来排版不一样啊啊啊啊啊啊

重发的第八次

我可能是第一个死在排版上的文手

 

 

 

 

 

(一)

 

2025年,国家队从苏黎世凯旋。

 

 

 在北京的一家高档饭店里,觉得自己这次不用吃药了的冯主席大摆筵席,为这群功臣们接风。

 

 

   虽然经历了长途跋涉,但毕竟是个冠军,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国家队众人热情依旧相当高。黄少天拉着来接机的卢瀚文喋喋不休地重复着自己是如何英勇地在德国队星星射线的攻击下拯救喻文州岌岌可危的血线的,还一脸郑重地鼓励蓝雨的未来要好好向黄少天前辈学习。喻文州和王杰希挂着礼貌而不尴尬的微笑并排走着,争论着你庙我药和你药我庙的老话题。楚云秀和苏沐橙一如既往的黏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去苏黎世这几天错过的八卦。

 

  

叶修习惯性的掏出一支烟点燃,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又摁灭。

 

 

 他很累。

 

  

作为国家队的领队,叶修虽然没有带账号卡也没有上场比赛,但他承担的压力一点都不比其它人少。队里所有的食宿安排全由他一人负责,白天要和喻文州一起安排训练计划,晚上还要看比赛视频揣摩对方的作战风格。比赛时在看台上干着急却无计可施,只能一遍又一遍想着哪一处的配合可以进一步提高。拿到世界冠军的戒指的时候,叶修突然很不合时宜地有了种“媳妇熬成婆”的感觉。

 

 

所以叶修现在什么都不想干,本来作息就不规律还倒着时差的叶领队现在无比怀念他的床。但看着兴致高涨的大家又不忍拂了他们的意,亦步亦趋的也跟去了酒店。

 

 

点菜这个环节叶修自然是懒得参与的,他一边听着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说话一边绕有兴致地在想他的千机伞在兴欣会被提升成什么样子。过了会苏沐橙兴冲冲的跑过来告诉他点了道家乡菜,叶修也没提起多大的兴趣。

 

  

菜上来的时候,叶修才意识到,这道家乡菜,原来就是南方常见的春卷。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叶修在离家出走之前是很少接触到春卷的,却在被苏沐秋收留后成为了春卷的忠实粉丝。叶修实在是没想到普普通通的菜和肉经过苏沐秋的处理会产生这么大的魅力,简直让他从饺子阵营倒戈去了春卷阵营。

 

 

十年前两个人还没有签约嘉世战队,每天在网游里 刷刷材料打打Boss,有空时苏沐秋就会跑到厨房里,捣鼓出一盘金黄的春卷,抚慰一下叶修和沐橙的胃。

 

 

 后来两个人签约嘉世战队,生活越来越忙碌。而苏沐秋的春卷,也因为某些原因,成为一个回忆,被逐渐淡忘在时间长河中。

 

 

 再看见这种春卷,叶修突然有点感慨。 

 

 

 

平时并不是不吃春卷,偶尔犯馋了也会去外面买回来吃,但外面卖的大多是机器制作的,味道并不好。叶修在买过几次后也就不再尝试了。

 

 

一旁的苏沐橙早就动了筷子,无比回味的告诉叶修她吃出了家里的味道。

 

 

叶修迟疑了一会,也夹了一块尝了尝。

 

 

不同于北方常见的豆沙馅春卷,也不同于南方的机器春卷,这盘春卷应该是地道的南方人工制作的春卷。

 

 

 叶修突然觉得这种熟悉的味道好像是回到了十年前,苏沐秋顶着夕阳眉眼弯弯的端出一盘春卷的日子里。

 

 

叶修猛然间想起来,苏沐秋是教过他怎么作春卷的。

 

 

 

 

 

(二)

 

 

吃过饭婉拒了众人要去唱歌的邀请后,叶修给叶秋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在外面凉爽的夜风中等待叶秋时,叶修无奈的发现自己混沌的脑子在脱离了黄少天的文字泡攻击后竟然清醒了不少,然后他又想起苏沐秋来,想起那个人眼里的神采一如繁星般夺目。

 

 

这是怎么了?叶修自嘲的想。

 

 

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那天在北京舒服的大床上,叶修久违地做了个梦。

 

 

 

————

闷热的小屋里,一台电风扇吱呀吱呀地转着,屋里的两个少年,一个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飞快的操作着;另一个把脸凑到电风扇面前享受凉爽,眼睛却也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

 

 

“你闪开点,挡到我吹风了!”叶修头也不回,专注于手上操作,只是微微转了下身子,示意苏沐秋后退。

 

 

苏沐秋啧了一声,踢了踢叶修的电脑椅,鄙夷道“这电风扇还是我买的呢,能给你用已经很不错了!”

 

 

叶修无奈的把电脑椅转回电脑面前,“你干什么呢没看见正抢boss呢?要是抢不着你要的材料可就没指望了啊!”

 

 

苏沐秋撇了撇嘴,干脆起身趴到他身边去,“你什么时候能抢完啊?我答应帮别人练级的单子还没做呢,再这样下去可没有时间了啊!”

 

 

“很快啦很快啦”叶修腾出手推了把苏沐秋,“快到吃饭时间了你抓紧去做饭!今天沐橙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做点好的。”

 

 

“把这事儿给忘了”,苏沐秋伸了个懒腰,向厨房走去,“之前买的东西也还有,算算正好今天就做一次春卷吧。”

 

 

“快去吧快去吧,”叶修手上动作不停,“这材料保证给你刷出来。”

 

 

苏沐秋点点头,走到门口时,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冲了回来,“不行这不公平啊老叶,凭什么你打游戏,我却需要到闷热的厨房里做饭啊?”说着在叶修身边坐下,“要去一起去!”

 

 

叶修:…………

 

 

——————

叶修记得,他就是在那个夏天的晚上学会如何做春卷的。那个闷热的傍晚,爆出的银武提升材料,用力过猛变得没有嚼头的肉,炸的过火有些发苦的春卷,连

 同苏沐秋说过的话,展露的笑颜,就这样永远镌刻在了叶修的脑海中。

 

 

苏沐秋大部分时候都是那个成熟稳重的大哥哥模样,有时候却也同样会做一些小孩子才会做的幼稚的事情,比如耍赖一定要叶修洗碗,比如爆出的装备哪怕再低级也一定要再爆回来,比如一定要叶修学会做饭。

 

 

叶修对此的评价是,可爱。

 

 

没错,就是可爱。

 

 

同时也赞叹着在生活重重重压下他还能有这样一颗赤子之心。

 

 

然而叶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盯着天花板思考了很久。讶异那些自认为已经不记得了的事情,竟然还能如此清晰的复现在梦里。

 

 

十年前的那段时光,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梦想才刚刚开始,在阳光下肆意生长。

 

 

其实在那之后,叶修自己也有做过几次春卷。但每次都被苏沐秋嘲笑难吃,在苏沐橙也隐晦的表达了自己更愿意吃哥哥做的春卷的想法后,叶修一气之下再也不做了。

 

 

但是叶修突然就有了再做一次春卷的冲动。

 

 

他悄咪咪地摸出门,买了肉和菜,在厨房里捣鼓了一大阵子,端出来的成品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好。

 

 

大概打游戏也会提升做饭水准?

 

 

春卷出锅的那一刻,叶修突然觉得自己真傻,傻的要命。

 

 

为什么会为了一个人的一道菜去如此大动干戈?

 

 

为什么现在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有他的痕迹?

 

 

脑海中全都是他的一点一滴,十年的时间足够长,足以改变很多的人和事,足以让之前跟在他们身后的小姑娘成为能独当一面的队长,足以让一叶之秋不再属于他,足以让他重新开创一个属于兴欣的时代,足以让苏沐秋在他生命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足以让他深刻的认识到,苏沐秋究竟对他而言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无论是十年前,亦或是十年后,他的光芒一如往昔。

 

 

叶修从来都是敢想敢做的人。

 

 

他订了第二天早上飞往杭州的机票。

 

 

他想要见他,格外想要见他。

 

 

 

 

 

(三)

 

 

消息记录

 

逐烟霞:???叶修你要回来??

 

君莫笑:对啊【抽烟.jpg】明天六点到杭州

 

逐烟霞:??你不是说要在北京多住几天的吗 ?沐 
沐她们今天刚刚回来啊你为什么不一起?

 

君莫笑:临时有点事就想回来了【任性.jpg】

 

君莫笑:不用管我我有钥匙

 

君莫笑:你们起不来我知道的【痛心疾首.jpg】

 

逐烟霞:……你知道就好

 

逐烟霞:还不是被你拐带的【冷漠.jpg】

 

君莫笑:哦还有,不用告诉别人,我就是跟老板娘你
  说一声

 

逐烟霞:叶修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那么神秘要

             干嘛啊?告白吗?

 

君莫笑:对啊,告白。

 

逐烟霞:……你说啥????

 

——————————

叶修揣着他的五个冠军戒指,大早上的赶到杭州时在想,玩荣耀十年,拿了五个冠军,算是值了。能让那个人陪在自己身边十年,更是赚了。

 

 

于是,位于杭州的兴欣网吧,大清晨就传出了春卷的香味。

 

 

勤快的好孩子乔一帆目瞪口呆的盯着这位看起来有点不大正常的前辈。

 

 

“叶…叶前辈……你…你这是要干嘛啊?”

 

 

“给沐秋一个惊喜啊”叶修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哦那我去叫苏前辈”乔一帆有些诚惶诚恐

 

 

“不必了”叶修制止了他,“让他多睡会儿。”

 

 

说话期间,兴欣的众人也纷纷来到了大厅里,找老板娘探听过八卦后都好整以暇的看叶修下一步的动作。

 

 

“大清早的叶修你搞什么啊?”作为告白对象的苏沐秋终于从楼梯上打着哈欠走了下来。

 

 

“还做春卷?”苏沐秋被吓的不轻,试探着走近叶修,“该不会是出国打比赛打傻了吧?”

 

 

“不是”叶修说,语气突然认真

 

 

“这是聘礼。”

 

 

苏沐秋:……这人是真傻了吧??

 

 

脑子不大清醒的苏沐秋有些艰难的开口“…可是我没有嫁妆啊”

 

 

一旁围观的兴欣众人:……………………

 

 

叶修从兜里掏出了有五枚冠军戒指,在苏沐秋面前一字排开。

 

 

“这五枚戒指,一枚是在你努力复健时拿的,两枚是和你一起拿的,还有两枚,是用你制作的千机伞拿到的。”

 

 

“五枚戒指,都和你有关。”

 

 

“我曾经说过,荣耀,一辈子都不会腻。”

 

 

“苏沐秋,你就是我的荣耀。”

 

 

“我喜欢你。”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早一点认识到的。

 

 

 

自己对苏沐秋,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从少年时认识也好,苏沐秋出意外时自己的焦急也好,陪苏沐秋去医院时的担忧也好,拿到冠军总会想起在俱乐部里默默支持的他也好,庆幸十年来有他的陪伴也好,他早就喜欢上了苏沐秋。

 

 

喜欢他打荣耀时专注的神情,喜欢他制作银武时孤注一掷的决然,喜欢他的笑颜,喜欢他的嗔怒,喜欢他的一切。

 

 

苏沐秋在即将进入联盟打比赛时发生过一场意外,足足修养了一年,叶修带着两个人的梦想,带领嘉世战队拿到了第一个冠军。

 

  

第二赛季苏沐秋复出,将沐雨橙风交给妹妹,而是用了自己的原本账号卡秋木苏,和叶修【战法与双枪】的组合席卷整个联盟,和繁花血景一样成为联盟的噩梦。可惜在那次意外后苏沐秋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在第五赛季不得不选择退役,留在嘉世作为技术部人员研究银武。再后来追随叶修一并来到兴欣。

 

 

这十年,他们一直一起。

 

 

一旁围观的陈果也是感慨万千,她认识他们的时间虽然不算长,却也算一个见证人。苏沐秋虽然只打了三年比赛,却留下了一个【真正的神枪】的传说,他与叶修无与伦比的配合,他登峰造极的操作技术,他独具天分的银武制作——经过他的手的银武,每一把都是顶尖的银武。

 

 

 更别提他人长得好看,性格又好,即使退役不打比赛,还是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后来叶修被嘉世赶走,苏沐秋本来是不用走的。

 

 

但他跟着叶修,不顾一切的从头开始了。

 

 

叶修的一切幕后工作,银武设计或是公会管理,都有苏沐秋的一份心血。

 

 

苏沐秋就这样,十年以来一直默默的陪在叶修身侧,

 

 即使不再上场,依然书写着最佳搭档的传奇。

 

 

 

而叶修同样回报着他的付出,苏沐秋感冒发烧,他放弃训练陪在他身边,苏沐秋需要材料,他亲自去网游打BOSS刷材料,苏沐秋不能见烟,他生生戒了烟瘾。在陈果等人眼里,他们早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哥们儿关系了。

 

 

但是无奈叶领队的恋爱神经实在太过粗长,整个人又一心扑在荣耀上,苏沐秋的身体又一直不好,大家也实在不敢戳破这层窗户纸让苏沐秋难受。

 

 

不过还好我们的叶神出国后开窍了,陈果满意地想。

 

 

是被外国彪悍的民风启发了吗?

 

 

而我们的被告白主角苏沐秋同志的脸上正有一片可疑的绯红迅速蔓延开来。

 

 

苏沐秋感觉有点不大真实,叶修竟然向自己告白了??那个榆木脑袋难道终于开窍了??该不会是在国外被喻文州和黄少天刺激到了吧??

 

在这种场合,苏沐秋的大脑里仍然塞满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什么?你问他的告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毕竟

 

 

我也喜欢他很久了啊。

 

 

 

看着面前闪闪发光的五枚戒指,苏沐秋觉得嗓子有些发干。

 

  

“我也喜欢你啊”他小声说

 

 

“你说什么?”忐忑的叶修并没有听清楚苏沐秋的话。

 

 

“我说,我也喜欢你!”苏沐秋猛地抬起头,眼睛微微泛红。

 

 

叶修呆住了大概两秒钟,随后一把把人揽进怀里。

 

 

仿佛抱住了全世界。

 

 

荣耀十年,他们同甘共苦,

他们还会有很多个十年。

他们会用宿命相守,

做时间的恋人。

 

 

时光驯服一切

而你,依旧是最耀眼的那个。

 

 

 

 

 

附:你问那个春卷怎么办?兴欣众人表示我们被闪瞎了必须要赔偿自然是我们分食了。

 

 

        事后苏沐秋越想做不对劲,他一个上得了荣耀竞技场下得了装备编辑器的如此帅气的人,为什么被叶修一盘春卷就拐跑了呢???再说了哪有人用春卷表白的??

 

        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END——

 

被自己诡异的文风愁到白头

 

对轮回的战法和双枪组合有执念,就设定苏沐秋使用秋木苏~

 

我要是说,这个文章本来的结局是叶修到南山向长眠十年的苏沐秋告白………最后被我硬生生改成了小甜饼ㅍ_ㅍ各位大大们会给我笔芯吗(心酸嘤嘤嘤)

 

 

最后,很久没提笔后的第一篇文,感谢阅读(鞠躬)

 

【修伞】风正暖 (完结,HE,小甜饼,中间可能小虐?)

之前只发了上篇,这次我略微修改了一下,把上下篇并在一起发了ww各位太太就不用找上篇了

#小学生文笔第一次写文献给叶苏两只
#重度ooc预警!
#私设有,地名完全瞎起
#除妖师叶修×九尾狐式神苏沐秋   苏苏复活梗(大概)
#文中妖怪来自《山海经》,但大多只是引用的名字
#题目来自【一伞一笑风正暖,叶随秋去不知寒】但是我立志写小甜饼= ̄ω ̄=

————————以下正文

     打开那个标有华美的【嘉世】字样的信封,看见除妖地点时,叶修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除妖的地点是南山。

     南山并不是只有一座山,而是H城南部一个区的通俗叫法,但凡除妖师都知道,南山山脉灵力充沛,经常会有可以收做式神的妖怪出没,再加上南山本来风景秀美,独特的水土又鲜少有难缠的危险妖怪出现,南山便成为了除妖师磨练技能和寻找式神的不二之地。有些有天赋的除妖师也会去南山搜寻材料来制作自己的除妖银武。可以说,南山对于一个除妖师来说是一座巨大的宝库。

     但整个荣耀联盟的人都知道,嘉世小队的队长,联盟排名第一的高手叶修,却对南山敬而远之。

     一般来说能力强的人总有些怪癖也可以理解,但是叶修的怪癖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个,出身除妖世家,又在联盟中排名第一,叶修的经济上理应是宽裕的很,没有什么必要再出去接一些有报酬的除妖委托,那些要除的妖大多是小打小闹的妖怪,让被称为“叶神”的他亲自出马似乎也有些不太妥当。但当接了委托的叶修满脸玩世不恭的表情出现在雇主门口,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任务拿钱就走时,雇主再怎么诚惶诚恐也还是忍不住下次再委托叶修。

     曾经有联盟中的年轻后辈小心翼翼的问起叶修这些事时,叶修也总是一笑而过,并不解释。

     年轻后辈不知道,联盟中的一些老前辈却明白,叶修这么做,多半是因为五年前那个同叶修一样有天赋的少年有关。

     叶修看着手里的任务说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吴雪峰来送说明时一脸的欲言欲止。

     嘉世的人都熟知他的习惯,一般这种任务是绝对不会送给他的。因为知道就算给他他也一定不会接。

    自从五年前那场意外事故,那个肆意张扬的少年远去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南山。

     可问题是这次的任务必须由他处理。

     叶修有些头痛的看向窗外纷纷扬扬的雪。

     前几天城中有个树精出没,这树精从外地而来,狡诈得很,大概是严冬无处藏身,就跑进了城里各处捣乱。嘉世小队接到任务后立刻布置除妖,作为队长的叶修当仁不让地承担起最重要的封印这一步,但当他即将封印树精时,无意中瞥见倒在血泊里的树精眸中莹莹的水光,一瞬间想到了心底的那个少年,那人有一次和他争吵时从山崖摔下去,痛的也是这样的眼泪汪汪。所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千机伞竟偏了一个弧度,那树精计谋得逞,一溜烟跑掉了。

     于情于理,树精是他放走的,自然应该他去封印。树精已经受了重伤躲进了南山,叶修又有千机伞这把神器,对付树精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所以嘉世的人还是把任务单给他了。

     叶修知道如果自己执意不去,嘉世的队友体贴自己也不会勉强,但一直以来的除妖经历告诉他,该承担的责任还是要担起来的。

     叶修叹了口气,满面纠结的转身擦拭起了千机伞。

     过完今年,他和苏沐秋就相遇八个年头了。

     关于苏沐秋的点点滴滴,至今仍在叶修的记忆中鲜明。
——————————————

     他和苏沐秋相遇于八年前一个春风正暖的日子里。

     那时的叶修年轻气盛,跟父亲冷战了一周后终于下定决心离家出走,急于证明自己的叶修在南山乱逛一气,偏巧便遇到了在南山雾霭森林中正在完成委托任务的苏沐秋。

   苏沐秋要对付的是一只幽安鸟,属于不怎么费力的类型,那时他的除妖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却不小心让这只渴盼自由心切的妖怪跑掉了,那只幽安鸟不偏不倚撞到了叶修面前。

    叶修哪里管那么多,面对着这个躺在地上笑的直不起腰的类似猴子的妖怪,他干净利落用法杖封印了它。正当叶修洋洋自得时,却看见从跑出幽安鸟的树林子里又钻出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年。

    少年一见他和他旁边的封印,立刻气愤的指着叶修道

 “你为什么封印我的妖怪!”

    叶修一愣,大少爷的傲气自然不会让他轻易示弱。

  “凭什么就是你的妖怪?”

 “凭我引出了它抓住了它但是最后让它跑了!”苏沐秋不甘示弱的回瞪。

  “最后一步封印是我的就是我的!”

     苏沐秋冷笑一声,“你怕是能力不够才这么跟在别人后面吧?不然你按照我说的去封印几只妖怪试试?”

     叶修哪里被这么质疑过,当下就跳起来按照苏沐秋说的漫山遍野寻妖去了。

    叶修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也真是傻的可以,苏沐秋明明就是想找个免费劳力嘛,他却傻傻的上当了。

     那天直到日暮,叶修才带着一大堆封印的图纸步伐沉重的回来,仰躺在山坡上大口喘气,眼前却出现了苏沐秋的脸。

    苏沐秋伸手拉起叶修,明亮的眸子中满是笑意

 “累了吗?我带你回家吃饭吧!”

     累瘫了的叶修恍惚觉得,自己在苏沐秋眸子里看见了星辰大海。

     后来离家出走的叶修少爷就赖在了苏沐秋家里,与出身除妖世家从小衣食无忧的叶修不同,苏沐秋是孤儿,和妹妹苏沐橙相依为命,靠除妖挣来的报酬补贴家用,叶修来了之后,两个人一起接委托,手头上倒也宽裕了不少。

     苏沐秋的生活作息及其规律,除了偶尔有需要深夜外出的任务外,他一般都是六点就起,晚上十点就睡,从不例外。这就苦了习惯熬夜的叶修,自从发现自己的昼夜作息规律完全和苏沐秋苏沐橙两兄妹相反之后,叶修苦着一张脸,也开始按时休息了。

    苏沐秋的灵力并不是很高,但难能可贵的是他对于研制除妖银武颇有天赋,闲暇时经常在纸上写写画画,叶修还记得他神神秘秘捣鼓了好久弄出来的却邪,简直比叶修之前用过的各种名器都顺手,虽然不排除是因为叶修灵力不够所以无法驾驭这些名器的原因,但叶修在对苏沐秋的印象里还是多了【银武天才】这一项。至于那叶修使用至今的千机伞,同样也是出自苏沐秋之手。

     和苏沐秋一起生活日子虽然比不上在叶修家里,但对于当时的叶修来说,只要有苏沐秋在,其他的一切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意外发生在叶修收到千机伞之后的不久。

     那天苏沐秋兴冲冲的跑过来拉叶修要一起去南山收集材料,说是要给千机伞改装一下,并且兴奋的跟叶修讲了改装之后的种种功能,头天晚上因为某些原因没有睡好觉的叶修正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挥挥手让苏沐秋自己去。

     事后叶修多次回想起这时,都觉得,要是自己陪他一起去就好了。

     可是谁有能够想到一向平静的森林边缘会被一只穷奇闯入呢?那只穷奇被其他除妖师围捕,受了重伤慌不择路闯进了南山,穷奇本是凶兽,更别说这只受了重伤异常暴躁的穷奇了。毫无防备的苏沐秋就这么消失了。

     接到消息的那天,苏沐橙在一旁哭的死去活来,叶修却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苏沐秋眼中的天空,那片他再也看不到的天空。

     后来叶修老老实实的回了本家,用那把没有完成改装却依然威力无穷的千机伞,一步步成为了联盟排名第一的高手,苏沐橙也成长为一个出色的除妖师,叶修渐渐学着成熟,学着风淡云轻,学着这样平平淡淡的活着。
 
    直到这次重新踏进南山。

————————时间轴分割线

      接到任务通知书后的第二天,雪停了,一轮红彤彤的太阳挂在天边。

     虽然还是冷的让人跳脚,但已经是冬日里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了。

      本着尽快完成任务的心态,叶修干净利落的找到了树精并封印,正当他打算赶紧离开这个曾经埋葬了他的世界的地方时,树丛下一团白色的小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九尾狐,九条尾巴成扇状竖在身后,搞的叶修开始以为是只白色的孔雀。

     九尾狐是神兽,是收作式神的极佳选择。叶修还没有式神,但他也不打算要式神,看了狐狸一眼就要走。

    但当他看到那只九尾狐的眼睛时,不由迟疑了。

    那双眼睛,和苏沐秋的太像了。那一瞬间,叶修以为他又见到了苏沐秋。

     叶修上前几步,划破手掌与它定下了临时契约,随后一手揽起九尾狐,离开了南山。

     抱着九尾狐回家时,叶修还在想,为了一双和苏沐秋很像的眼睛就贸然收了一只来历不明的九尾狐作式神,未免太过轻率,但他随后又想,算是对苏沐秋的一个纪念吧。

     然而很快叶修就不这么想了。

   他有些蒙圈的看着这只自来熟的九尾狐东逛西逛,一脸嫌弃的左看右看,还对他的千机伞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整天趴在上面不想动弹,蓬松的大尾巴竖在伞上,远远看去就像是千机伞保养不当上面长了几株白色的大蘑菇一样,还是能在风中摇摆的那种,看的叶修直抽眉毛。倒不是叶修不宝贝他的千机伞,苏沐秋遗留下来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不好好保存,但每次只要叶修流露出想把千机伞上的九尾狐抱下来的意图,那只九尾狐立马转向叶修用特别无辜的眼神盯着他看,一脸我啥都没做你凭什么不让我呆的表情。

    有时候叶修也在纳闷,他真的收了一只九尾狐神兽而不是一只智商不大靠谱的羊驼作式神吗?叶修思来想去大概也就是羊驼这种蠢萌蠢萌的妖怪会对除妖武器感兴趣。叶修想像了一下自己穿着很拉风的长披风,摆出威风凛凛的千机伞除妖时,身后跟了一只雪白的嚼着胡萝卜的羊驼式神的场景,顿时觉得人生很绝望。

     那只九尾狐就这么被放养了两个月,叶修终于觉得有哪儿不对劲了。

     倒不是因为叶修确认他收了一只羊驼作式神,而是他觉得……这只九尾狐怎么看怎么像苏沐秋。

     且先不说叶修就是因为那双极像苏沐秋的眸子才把狐狸带回了家,九尾狐的生活习性也和苏沐秋出奇的相似,早上六点醒,晚上十点睡,怎么准怎么来。

     叶修也会满怀希望的猜测,或许是苏沐秋真的回来了也说不定,但每次他还是会忍不住嘲笑自己的傻。

  毕竟,他曾亲自确认过,世间已无苏沐秋。

    直到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叶修发现他的千机伞完成了迟到五年的改装。

    然后在书房里找到了呼呼大睡的九尾狐。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完成千机伞的改装,而那个人又不是叶修,就只能是苏沐秋了。

   已经是三月中旬,风中浅浅的带了些许春天的暖意。

     那只九尾狐睡醒之后,漆黑的眸子探寻似的望向叶修,叶修觉得,他又看见了星辰大海。

————————————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就在庭中的那棵早樱下认真的画好了缔结式神契约的法阵。

     正式式神就可以变为人形,叶修觉得,哪怕他的一切关于九尾狐就是苏沐秋的推论都是错的,他也要留住这只九尾狐。

    雪白的九尾狐满脸纠结的站在法阵中央,几次想转身就跑,最终还是犹犹豫豫的把爪子按在了法阵上。

    法阵的光芒亮起来的时候,叶修闭上了眼睛,他在默默祈求一个奇迹的发生。

     虽然心中已有一定的把握,但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叶修还是愣住了。

     那个他每次拿起千机伞就会想到的少年,此刻正站在他面前。

     晨曦在苏沐秋柔软的发丝上打上了一圈毛茸茸的弧度,他抬头看着叶修,眸中的纠结和那一点掩盖不住的雀跃直直撞进叶修心里。

    叶修颤抖地伸手,想要触碰苏沐秋的脸庞,却在触到的一瞬间一把把苏沐秋拥进怀里。

     他不想知道苏沐秋是怎么回来的,又是怎么变成九尾狐找到他的,他只想确认,怀中的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你回来了,沐秋。”叶修虽然极力保持平静,但声音中仍带了些许颤抖。

   苏沐秋任由叶修抱着自己,闷闷的应了一声

 “本不想让你这么早发现的。”

   叶修不再说话,只是抱着他的手又紧了紧。

   感受到手臂的收紧,苏沐秋安抚般的拍了拍叶修的后背。

     三月的暖风缓缓吹过,庭中的落樱纷纷扬扬,苏沐秋突然想起来,他和叶修,也是相遇于这样一个明媚的日子里。

     于是他不禁笑了起来,轻轻回应道

   “恩,我回来了。”

——————————end————————————
注:幽安鸟: 类似有条纹的小猴子,经常发笑,看见人则躺倒,因叫声得名。《山海经(北山经)》有载。
————————————————我的废话————
   关于设定苏苏是九尾狐的事,我是看中了九尾狐毛茸茸的尾巴【捂脸】以及我觉得我还是写不出来类似于凤凰苏苏的感觉的Orz
   最后,感谢食用【鞠躬】